主动拥抱可持续发展目标,积极打通人权任督二脉

随着威权政体的崛起,因人权方面日益扩大的国际分歧引发的危险,有可能通过积极响应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包含的立足于权利的全球共识来加以避免。


By: Ted Piccone
April 17, 2018

Available in:
English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Français


Paolo Aguilar - EFE

While the SDGs provide a healthy starting point for integrating the development and human rights missions of the United Nations, they remain aspirational with inadequate resources for implementation.


整体而言,国际人权进程正面临着严重的困境。从地缘政治上来说,美国正进一步失去二战后国际自由秩序的领导地位,因之也加剧了中国和俄罗斯领导下的地区和国际争权竞赛。相比之下,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与2030议程在基于权利的发展观方面取得了难得的全球共识,这或许为人权议程走出困境指出了一条出路。

中国在联合国舞台上削弱普遍人权规则的做法越来越强硬,包括力推长期备受争议的发展权概念,引入“互利共赢”概念以期弱化针对具体国家的审查等。

俄罗斯仍然不断惹麻烦,这表现在,在联合国安理会这样的传统政治舞台上,俄罗斯继续对叙利亚及叙使用禁用化学武器问题的决议行使否决权,也表现在俄罗斯频繁使用网络战和宣传攻势上。

与此同时,作为中坚力量的民主国家却无法或不愿齐心协力,共同维持国际秩序。

在这些全球范围内与日俱增的分歧之中,可持续发展目标与2030议程展现了一线生机。首先,2030议程受到了各国的热烈欢迎,无论是北半球国家还是南半球国家。与传统的由国家领导的开发项目不同,该议程通过全面融合性别平等(目标五)、和平、正义与强大机构(目标十六),以及消除饥饿与确保干净水源和卫生条件的目标等,将人的发展置于首要地位。在“不落下任何一个人”口号的号召之下,这个议程跨越了一条长期存在的鸿沟,在南半球国家急迫的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与成熟的民主制国家着力保护的公民与政治权利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

这些概念上的协同作用,对打破长久以来钳制国际社会推动实际改变的能力发挥的阻碍因素来说,非常重要。随着公众对打击直接影响教育、卫生、医疗等公共基础服务的严重腐败行为的呼声日高,我们可能得以随之进入一个可持续发展政治、法治、人权以新的方式和新的资源互相巩固加强的良性循环之中。

尽管可持续发展目标是融合联合国实现发展与人权使命的良好起点,但是目标本身还只是号召性的,缺少足够的落地资源,也缺乏有力的跟进与监督机制来评估进程。另外,东、西方出于各种原因的政治反对,使得采纳真正基于权利的发展路径的国家仍然不够多。很多国家政府还在回避将充分享有卫生、水、食物和住房的权利归于基本人权范畴,即使它们负有相关条约义务

不过,2030议程也确实着重强调了解决诸如公民参与、透明与问责等政治问题对于达到更好的发展结果的重要性。事实上,大多数发展援助机构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实施支持透明与问责机制和强大民间力量的策略。连世界银行也不顾中国对使用任何“民主”用语的反对,把2017年年度报告的重点放在了改革政治权力、治理与法治的问题上。这种挂钩如今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支持。

借着这个机会,发展与人权工作者慢慢获得增能,找到加强各自工作重心的增效机制。举例来说,可持续发展目标增强了诸如埃及这样的压迫型社会中扶贫组织和妇女团体的行动力量,而这是以往公民与政治权利团体所无法获得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也为解决联合国赤贫问题特别报告员所揭露的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中存在的社会、经济权利问题开辟了新路径。另外,国际人权机制和国内人权机构可以利用诸如条约机构和普遍定期审议这样的机制来弥补可持续发展目标报告机制的不足。

很遗憾,北半球发达国家在这方面行动迟缓,无论是制定实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国家行动计划方面,还是回应其他国家大幅增加资源的需求,以帮助它们达到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都乏善可陈。这种怠于行动简直大错特错。随着中国及其他非民主国家在提高本国国民生活水准方面不断取得长足进步,他们就更有筹码将自己的威权治理模式输出到南半球其他国家了。

接受中国援助的国家可能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意识到,跟中国做的这笔买卖并不那么划算——比如等到中国开始就其投资要求更高的(外交、经济)回报,却拒绝互惠开放其本国市场的时候。为了回击这种中国中心主义的做法,民主国家必须迅速在促成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南北共识基础之上,通过调整并增加其资源和公共外交投入的方式,帮助其他国家达成可持续发展目标。

美国对待可持续发展的态度,以及其整体上的发展援助方式,都因为当前内耗式的主权观念而裹足不前。川普对那些不按美国要求办事的国家以切断发展援助相要挟的做法——比如确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效果适得其反。值得表扬的是,最近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作者们做了件了不起的事,就是在最终文本中将责任治理、共融发展、人的尊严这些概念主流化。不过即便如此,找遍这篇报告全文,也没找到“可持续发展”这个词的影子。

总之,未来几十年,国际领导力方面日益激烈的竞争,将在很大程度上围绕哪一个政治、经济体制更善于为它的公民提供可持续发展来展开。在过去七八十年里,繁荣、民主的西方社会领导着这场竞争。现在,中国崛起了,尽管实行一党制,但其国内发展取得的辉煌成果举世瞩目,强大的经济实力将支撑其将本国发展模式推广到其他发展中国家。美国及其伙伴应当全心拥抱可持续发展目标这一全面、双赢的发展路径。


泰德•皮考恩是布鲁金斯研究院外交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查尔斯罗宾逊座席研究员。他从人权和民主视角研究外交政策,写了一系列文章,已经出版了《正在崛起的五大民主国家和国际自由秩序的命运》、《改变的催化剂:联合国独立专家如何推动人权》。


 

生殖基因编辑危害普遍人权

BY: Marcy Darnovsky & Leah Lowthorp & Katie Hasson
English | Русский | Español

将人权纳作可再生能源行业的核心议题

BY: Eniko Horvath & Christen Dobson
English | Español

公益法律人需要新工具来护助弱势

BY: Garth Meintjes
English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العربية

"如果我失去自由“:对中国强迫认罪的先发制人式抵抗

BY: Michael Caster
English

 

COMMENTS